logo

【中国农机化导报】专版报道长沙同展农机合作社理事长黄龙

稿件来源:【中国农机化导报】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/11/1 17:10:04 浏览数:677 字体大小: T T T

  10月30日,中国农机化导报“农机合作社理事长风采”栏目,专版报道长沙县同展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黄龙。

  文章以“整合小资源 成就大赢家”为题,从“穷则思变三管齐下”、“更上层楼半途受阻”、“不进则退逆境逢生”、“百尺竿头稳定发展”四个层面,讲述了这个不到29岁年纪的湖南农大全日制本科毕业生的农机创业历程。全文推介如下:


  人物小档案
  黄龙
      2007年—2011年,湖南农业大学动植物检疫专业,全日制本科;2011年,长沙县金井镇脱甲村井湾组种粮大户,种植水稻30亩;2012年,长沙县金井镇脱甲村种粮大户,种植水稻170亩;
      2013年,长沙县金井镇与4名当地农民一起成立长沙县致稳种植专业合作社,任监事,种植水稻480亩;
      2014年,长沙县金井镇王梓园村成立长沙县同展农机专业合作社,被公推为理事长,种植水稻1700余亩;
      2014年被评为长沙市优秀种粮大户,并在全市粮食生产会议上作为典型代表发言;
      2015年至今,长沙县同展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,种植水稻7200余亩,社会化服务20000余亩。
      2015年被评为湖南省大规模种粮大户、湖南省农机工作先进个人;2016年被评为湖南省优秀大规模种粮大户。

  ■ 吉映
     黄龙,湖南省长沙县同展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。不到29岁的年纪,不谈种粮时,黄龙与其他年轻人无差,眼神纯净,是个精瘦、斯文的小伙子。开启种粮的话题后,黄龙就如同注入了特殊能量,散发光芒,成了笃定、沉稳的商人。
      穷则思变三管齐下
      2010年,就读于湖南农业大学动植物检疫专业的黄龙很焦虑,眼看一年后就要毕业,未来的路该怎么走?父母年纪都大了,负担不轻。黄龙心里琢磨着:明年我22岁,30岁之前完成终身大事,要车要房,指望家里帮衬不现实,必须得想办法快速赚钱!
      同学们还在享受校园最后的悠闲时光,黄龙就开始投简历找实习单位了。“没有背景,那就先人一步吧。”黄龙苦笑着说。
      2010年6月,黄龙进入了拜耳公司实习,一个月能赚3000元左右。在当时的毕业生中,已是不错的收入。可一年下来,黄龙发现,省吃俭用的他,存款不足一万元。黄龙又开始焦虑了:赚钱速度如此慢,必须得想其他办法!
      既是农村人,又是与农相关的专业出身,还在农资企业上班,总归是离不开农业。黄龙寻思着,那就种点地、做点农资生意吧!乡镇的农资生意简单,投入不大,科班出身加上一年的实习,他已积累了一些资源,自己技术也过硬,还又可以兼顾上班。他所纠结的是种什么?几经思虑,黄龙发现种粮产业链全,产供销相通,栽培管理技术成熟,机械化程度相对高,人工成本低,市场价格波动不大……于是,他果断选择了种粮!
      目标锁定后,黄龙一边上着班,一边流转了30多亩田,又在村里开起了农资店。“三个事情同时做,挺辛苦!”黄龙说。
      在公司做推广员,一个月要做示范、下门店、制作表格、写报告等等,一系列繁杂的工作,占了他大量时间。当别人上完班,舒服窝在沙发里时,黄龙自己的工作才真正开始。
      种田过程中,最令黄龙头疼的还是收割季。那时的收割机没有大粮仓、高炮,收了以后还需要灌袋,再从田里背出来。家人帮不上忙,黄龙只能用并不强壮的身体死扛。
      农资店里,除了父亲帮忙站店,其余事情都需黄龙亲力亲为。农户有问题,他亲自下田指导;货物要装卸,他一人顶上;送货没时间,他把夜晚当白天;送货没有车,他四处求人借……
      “方方面面局限性非常大,只能拼命去改变!”黄龙用手指轻轻叩着桌面。
      一年下来,黄龙盘点后发现,农资店和种田的收入,高于他在企业上班的收入。钱,抹掉了他流的血和汗,也激发了他在农业领域大展拳脚的雄心。
      更上层楼半途受阻
      黄龙认真总结,努力钻营,工作、种田、农资经销三大板块的工作一块不落,且一路向好。
      在公司里,他从推广员的职位不断上升,2014年年底,工作仅3年的他便成了拜耳公司湖南省最年轻的区域经理;随着资本的积累,2014年,他的农资店也从乡镇零售发展成县级代理;国家对种粮扶持力度的加大,抱团发展的趋势已经形成,黄龙与当地4个种田大户组成了拥有1700多亩田的种植专业合作社。
      “2014年,对于我来说,是个大转折,各方面都上了一个大的台阶。”黄龙说。然而,种植面积的扩大,所承担的风险也将随之加大。
      2014年,早稻即将收割,持续的阴雨天气让黄龙的心悬在了半空。按照往年惯例,每年收割季,外地的收割机在马路上穿行,随时可以叫来收割。而这样的天气,外地收割机做不了事,便回去了。一待放晴,所有种植户都急需收割,留下来的外地收割机已经很少。而本地的老式收割机底盘不高,持续阴雨导致田里的泥脚深、泥巴烂,开进田就会深陷其中。
      “急得团团转。”黄龙说,等了两天后,他坐不住了,直接跑到京珠高速进出口处去“拦截”了四台外地收割机。有了设备后,黄龙一边抓紧收谷,一边请人帮忙灌袋、装车,运至租借来的学校操场和公司晒场晒谷。眼看稻谷在一天内快要收割完时,20公里外的晒场却下起了大雨。
      稻谷被打湿,顺着雨水冲走,一场雨让黄龙损失了近两千斤稻谷。雨停了,稻谷还得接着晒。在稻谷即将晒干时,又是一场瓢泼大雨。如此反复二三,黄龙的内心如当时的天气一样,电闪雷鸣。“我无法形容有多绝望,我和负责晒谷的人在晒场上,手脚并用地拨着随水而去的谷子。”黄龙摆弄着手机,试图掩盖他已流露出的苦涩。
      当年的早稻,黄龙晒了三次。打湿的谷子发了芽,在市价130多元/50公斤的情况下,黄龙想尽了各种办法才将谷子以100多元的低价卖出。低价、发芽谷子减重、被雨水冲走的谷,以及反复晒谷花的近三万元的人工费,这些损失加起来,即便当时产量高,黄龙还是每亩亏损了200多元。
      不进则退逆境逢生
      2014年的挫折给黄龙敲响了警钟,思来想去,黄龙总结,没有农机设备是这次失利的根本原因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黄龙与合伙人合计,于2014年8月28日成立了长沙县同展农机专业合作社。
      既然是农机合作社,就必须要有农机。黄龙得到消息,省农机局正在建设百千万工程,买一百万机械,中央财政补贴30%,百千万工程可以补30万,合作社只需投入40万。于是,5个合伙人每人凑了8万元,一口气买了4台烘干机、1台拖拉机、1台插秧机、2两台收割机、2架植保无人机,一下子花去了110多万。越往下走,黄龙发现情况不对,机械是有了,可是合作社基地硬件建设也要跟上,地面硬化、场地租赁、搭棚架等等,一连串事情做下来,8万元的投资远远不够。5个人又七拼八凑的每人凑了4.5万元,再赊欠一些外账,才勉强把合作社建成。
      合作社经过2014年短暂运营后,黄龙有了两个方面的意识:粮食产业急需社会化服务组织;完善整个社会化服务环节,仅靠5人之力还远远不够。
      黄龙分析,烘干机、粮食贸易、农资、种植是赚钱的环节,旋耕机、收割机需要雇人,雇来的人服务有可能不达标,再加上使用效率、管理、维修等方面算下来,这两个设备是亏本的。“如何把亏本的设备不花钱引进,又能保证服务质量?”黄龙苦想。
      2015年3月,黄龙终于找到了答案,并当机做出了决定:他要把股权稀释出去,吸纳人入社。操作方式很简单:2万元一个股权,100亩以上的种植面积、农机设备、有劳力,这三个条件中任占一个便可入社入股。
      黄龙的这一决策在当地引起了极大反响,截至2015年底,合作社稀释出去的股权有40%多。大部分成员既有田,又有设备,还能做事。黄龙搭建的这一平台,巧妙地把零散资源整合到了同一平台上,合作社规模瞬间得到扩充,原本薄弱的个体户有了组织,形成了抱团发展。
      “这是个良性循环,合作社与成员之间相互依存发展。”黄龙说,成员在合作社可以享受黄龙农资店提供的低价农资,抱团后粮食也好卖了。合作社统一接单,然后发包给成员做,合作社赚取差价,成员可以增加收入,而节余下来的利润,社员还可以分红。
      当笔者问及社员与设备的调度会不会存在某些矛盾时,黄龙的回答是否定的。合作社5个合伙人,分工很明确:黄龙负责全盘把控,两个人专门负责农机设备的业务衔接和调配,一个人管田,一个人管场地之内的建设运营等。目前,合作社进入了良性的运作状态。
      百尺竿头稳定发展
      “黄总,育秧的单子还接不接,晚稻插秧约得到不?”采访过程中,邻近的种粮大户打来订单咨询电话。
      育秧是黄龙今年新增的业务板块。育秧棚是今年年初赶工搭建的,在安装完后就马上投入生产,并按照最大生产能力完成了订单。3月16日,由政府牵头,同展合作社组织了一场200多人的秧苗订货会,当场就签了40多万盘。
      工厂化育秧好处多,农户育秧每盘要花3.5元,工厂化育秧实行的是机械化操作,买成品秧都只需2.8元/盘,且质量更好。“现场有的没签单的,现在再来订就困难了。”黄龙说。
      育秧大棚建成后,合作社向全产业链的社会化服务更进了一步,未来两年,完善和调整社会化服务将是黄龙的工作重点。“种植面积不会扩大,服务面积会增加。”黄龙说。同展合作社在扩大服务面积的同时,整合对象将不局限于种植大户,全县的农业企业都可纳入进来,以便于进一步做好农资服务、全程机械化服务、粮食烘干工作。
      不仅如此,黄龙计划新增大米加工业务板块。大米加工存有市场竞争激烈、仓储成本高、资金占有量比较大等众多难点,但黄龙对此很有把握做大做强。他介绍,大米加工的定位初步定在中高端市场,主攻3.5元左右/斤的米,充分展示合作社具备的一些优势:统一种植品种,保证大米品质;全程参与稻谷生产,食品安全上严格把关;全产业链运营模式有利于存粮……为了实行这一计划,黄龙已搭建好电商平台,长沙县影珠山的100多亩梯田开始种植梯田大米,并且已经研究出分期付款、定额返还等新措施。
      现在,黄龙已辞去拜耳公司区域经理的职务,做大做强粮食板块成了他的唯一目标。在黄龙眼里,粮食产业是朝阳产业,大市场环境里,巧妙地整合和利用现有资源,所有困难都将不再是困难,而是你开拓创新的运营模式,争取空白市场份额的突破口。

版权声明

凡注明“稿件来源:本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湖南省农业机械化信息网”,不注明或注明但擅自篡改信息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网转载稿件均注明稿件来源。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速与本网联系。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